有良心的穷逼master

五次慎二让士郎去死,一次他说了我爱你(一发完)

周末看完HF之后嗑cp心不死,然鹅没有粮吃我要死了,自给自足抛砖引玉,请大家再接再厉用粮砸死我!


以下是正文:


第一次慎二温柔的让士郎去死。


“哦呀哦呀,这不是卫宫士郎君吗?躺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呢?不冷吗?”蓝发年居高临下的看着友人被高年级的前辈揍到变形的脸,咬牙切齿阴阳怪气的关心道。


红发少年艰难的爬起身,看了一眼友人难看的脸色,小心翼翼的打哈哈:


“嘛,他们在跟路过的小学生要保护费,我总不能视而不见……吧?哈哈,哈……”


慎二哼哼的冷笑起来:“那么大善人卫宫君,被你保护的小学生呢?”


“额,应该成功逃脱了吧?”


慎二斜眼看向造型凄惨的友人,在对方越来越心虚的笑容下败下阵来。


“再有下次,你就以死谢罪吧。”他用温和的语气宣告。


第二次慎二冷淡的让士郎去死。

“卫宫你啊……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望着窗外发呆的士郎耳边响起友人漫不经心的声音。


“嗯?诶?诶!唔咳咳咳!!!”


“喂,你那一副思春少女被说中心事的恶心表情是什么啊?!”慎二嫌弃的翻了个白眼,顺着士郎之前的视线看了过去,然后他的表情肉眼可见的阴沉了下来。


“说起来,远坂还挺受追捧啊,人气校园女神什么的,切。”慎二短暂的嗤笑了一下,然后转头望向士郎坏笑起来:“喂,你不会真的就品味那么差的看上那种女人了吧?”


士郎满脸通红的反驳:“只是因为她有名所以恰好知道啦!话说回来,那种女人是什么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慎二大笑起来,眼角都因为笑意蓄起了泪水,终于他停下笑声,看向士郎。


“笨蛋,你去死吧!”他冷淡的说着。


第三次慎二愤怒的让士郎去死。


“你再说一次,你要干什么?”


士郎从没见过慎二这么生气,他在生气什么呢?明明是慎二出手排挤自己,试图让自己离开弓道部的不是吗?为什么会这么生气?无法理解,士郎只好拿出惯用的苦笑安抚道:


“嘛,我本来也不像慎二你,或者美缀那样有天分,之前还因为手伤拖了后腿,这样不是刚好吗?一直给大家添麻烦,我也很过意不去啊……慎二?”


士郎注意到慎二似乎在发抖,是因为愤怒吗?还是因为喜悦?他刚想开口询问,友人骤然抬起的双眼让他定在原地。


“你这样的人……你这样(消音)的人……死掉比较轻松不是吗!!!”


第四次慎二俯视着士郎让他去死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再有交集。慎二简直要因为命运的作弄大笑出声,不,他已经笑出声了。渐行渐远的友人,唯一的友人,站在自己的对面,大声质问着自己。


你什么都不懂(因为他不关心你)


你什么都不知道(因为他不在乎你)


你为什么,在对面(因为他背叛了你)


“像你这样的半吊子魔术师,还不如去死。”最终他只听到自己扭曲的声音。


第五次慎二微笑着让士郎去死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为什么我要遭受这种痛苦?为什么没有人愿意爱我?为什么没有人在乎我?为什么没有人来救我?


被黑色的污泥净泡着,庞大的恶意在吞噬着自己残存的理智。恐惧、痛苦、悔恨,在这一刻凝聚到一起,慎二竭尽全力感受着疼痛,因为这是唯一能他意识到自己还活着的东西。


恍惚中,慎二看到了某个夏天的午后。他躺在卫宫家的木地板上,在士郎“冷饮在冰箱哦”的背景音下,他小小声,小小声地低语着:“我爱你哦大笨蛋。”


朦胧间看到渐渐走近的友人的身影,现实和虚幻重叠起来,耳边切实响起了士郎的声音,他是怎么回复的来着?


哦,和那个午后一样。


“嗯?慎二你刚才说了什么?”


“笨蛋,你去死算了。”


END

姐妹们冷静!文森特结婚多年他俩估计还在守望先锋阶段就分手了,瑞破圣诞节去看的一家三口大概率是他前妻和现任老公。

暴雪这不是在拆我们cp,是在帮助我们cp走向官宣的康庄大道!!!

愉快的调戏小绿领的二周目

练习板绘的第10天(大概),上色的时候脑子里莫名出现了格林怪,然后就变成了这样emmmm,所以生命线什么时候出新一部(认真脸)

两晚上三个多小时的临摹练习,画到最后画圣枪的时候没耐心了hhhh,来个妙脆角算事。

小天使进八强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投完票就超紧张的等结果,小天使赢了真是太好了!!!!!plus ultra!!!!!!!!

给世界上最好的小天使拉票来啦!学识浅薄难以描述他的好,总之就是天使!可爱!请大家投他一票,他真的超好!!!

小天使生日快乐!!!从第一季开始到现在,见证了出久的成长,新一集的必杀技帅到爆炸hhh

一个脑洞

历史上从来没有同时存在过两只黑豹,作为拥有相同力量本源的两只喵,相互之间存在着无法抗拒的强大的性【诶嘿嘿】吸引(参考小蜘蛛和蛛丝)。

电影里几次会面,第一次在劫囚现场,第二次在王宫,挑战现场,第三次在战场,每次都是荷尔蒙爆表的交锋现场。

以上为前情提要,脑洞本体:

特查拉以为自己生病了,每当他靠近Eric,他就会变的既平静又焦躁,但每当他远离Eric,他会陷入完全的焦躁之中。

作为同类互相吸引,但又作为种群中的雄性而互相排斥。本质上依然十分单纯正直的国王陛下还在为自己的“症状”烦恼的时候,贫民区长大的兵痞已经率先发现了事实的真相。

一方面极度厌恶,另一方面又极度渴望。死要面子的暴娇橘开始了“给哥哥搞事情”的伟大计划。

另一边,被政务搞的焦头烂额又莫名其妙被女朋友甩一脸的特查拉,好不容易忙里偷闲还要应对自己“生病”的罪魁祸首。

看到委屈巴巴哭唧唧的黑豹慌神的橘喵拉不下脸道歉,所以打算付诸行动。总之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情之后,他们愉快的为爱鼓掌👏👏👏

以上,给大佬们递笔递纸😂

最后脑洞来源:昨天凌晨一点发/情吵的我睡不着觉的小区野猫……还是一只橘的………

其实感觉最终决战是这样的:

橘喵:卧槽我居然哭了好丢人嘤嘤嘤,还好我要死了!

黑喵:其实……我们可以救你……

橘喵:我不会给你机会嘲笑我的,债见!!!

黑喵:其实……这样……也能救【掏珠子】

妹妹:就这么点伤死什么死,脊椎断了的一晚上就活蹦乱跳了都。

橘喵:……还是让我死了吧…………

来自明明应该很伤感却读出潜台词【不是】而笑出来的我。